Logo

「從基層做起,只為人民著想」- 台北市副市長陳景峻專訪

觀看人次:147人

December 29, 2017

現任臺北副市長,號稱「新北都 景峻」的陳景峻峻哥,
現身兼獻聲的蒞臨ziibook訪談,
從新北市理念談到電競產業願景,
要如何共創大台北?我們一起來看看!

 

十年磨一劍,不怕烈火煉

統神:什麼機緣之下會當臺北副市長?

陳景峻:我是從基層做起,從里長、市民代表、三重市市長、立法委員、交通部次長以及行政院秘書長,在政黨輪替之後,原本打算要退休了,在柯市長上任之後,中央有人推薦說,柯市長素人從政,對於行政比較不了解,剛好我的行政經歷很豐富,又有協調、領導的能力,後來就來幫忙柯市長。

 

統神:20082016沒有想過再選舉嗎?

陳景峻:那時候民進黨在野時,我沒想過去從事黨職,也說想把選舉的機會讓給後輩,一棒接一棒來栽培後進,給年輕人多點機會。

 

關於新北都,景峻怎麼想?

統神:為什麼想選新北市長?

陳景峻: 現在距離選舉還有一段距離,如果我有受到徵召的話才會去選,民進黨本身有機制,在非現任執政縣市需要徵召才能夠被提名。

 

統神:以現在的角度來看,新北市長是艱困選區嗎?

陳景峻:當然是!因為現在是國民黨主政,資源上來說比較多,反之我現在用能利用的時間來新北市,尋求民意支持,當然還有一段距離。

 

統神:如果當上新北市長,會廢除重陽禮金嗎?

陳景峻: 不會!重陽禮金是地方上的政策,不應該解釋為買票行為,應該是要當作對於長者的敬意。柯P是因為從其他福利政策上來補廢除的禮金部分,本意上來說也沒有錯。

 

統神:在當三重市長時,曾與黑道有糾紛?

陳景峻:說起這部分,心裡確實有點感傷,我想,這大概是一個政治人物成長過程當中會碰到的。我當三重市長時,執政非常有魄力,我能一天拆3個市場,基本上都是在公園預定地上蓋違章來營利,如果沒有拆掉的話,3個市場一個月要給我個人150萬,我並沒有接受,所以遭到威脅,像是跟蹤、寄子彈,甚至我太太懷孕時還在醫院被毆打,那段期間算是比較心酸的日子,但是如果妥協了,我覺得三重也沒辦法進步。現在的民眾也會看,第二次選舉我從贏173票變成贏5萬票!

 

統神:如何改善新北市的交通?

陳景峻:交通其實是跟都市計畫有關係,以三重來說,16.317平方公里,住著42萬人口,當初是以這樣的規劃來開闢道路,現在是因為人口又進來,道路無法增加,所以造成道路使用空間變小,應該要使用公共運輸來做改善,我目前在臺北市服務,我對於捷運、公車等運輸工具很了解,要提供誘因給民眾善用大眾交通工具,像是捷運便捷化、價格便宜化、密集化、班次增加等等,同時還能對於空汙有一定的幫助。尤其像臺灣的機車族眾多,要去改變民眾的習慣問題,如果8分鐘之內走路可以到捷運站,那麼選擇捷運的意願就會提高,還不用擔心下雨或停車位的問題,這些議題都需要有配套措施做改善。

 

統神:在新北生活,基本薪資大概要多少才購?

陳景峻:新北與臺北的物價大概差了一成半左右,房價也比臺北便宜,新北市中古的房子大概都還有一坪20幾萬的,所以薪水上大概差5千到1萬,基本薪資不含勞健保也是要在32以上,以32來說,扣房租、水電、生活基本開銷等,所剩不多,最後會變成國安問題,年輕人不敢結婚、不敢生小孩。現在變成錢都在資本家手上,這其實是需要政府訂一個制度,經濟部跟國發會會訂出一個標準的基本工資,而不是用口頭上討論出來。

 

統神:對於勞工政策的改動,有什麼看法?

陳景峻:最近我有朋友從中南部上來找我,也是問我到底民進黨在搞什麼?現在中南部要工作找不到工作,一些工廠也移到國外,訂了一例一休的政策也沒有辦法保護勞工,全民都在幹,雖然執政有執政的包袱,要把包袱轉換成好的政策,要謹慎地去制定法律,要多聽多溝通,這就是我們必須要思考、要檢討的,當然要兩者都滿意是很難的。

  

電競產業的規劃


統神:對於電競要納入運動條例,有什麼看法?

陳景峻: 在中國杭州亞運,已經要把電競納入正式比賽;韓國部分也在做示範賽,這是一個世界的趨勢,跟其他競技運動是一樣的。我們也一直在發展自治法規的規章來扶植電競產業,像是韓國可以服電競役、美國可以用電競產業做入學申請。全世界有23億人在看,即便在臺灣也有三分之一的人,約800萬人口玩電動或從事電競相關產業,所以不能小看它的產能,所以配套措施、法令等等要跟上。

 

統神:要如何扶植電競產業?

陳景峻:如果我有機會,我一定在林口發展,因為在世大運期間,林口有選手村,旁邊有腹地可以成立電競園區,另選手村也可以提供做為研發中心,林口也有電廠,供電上來說相對穩定。

 

統神:蓋電競館會成為蚊子館嗎?

陳景峻:我認為不會,臺灣現在的相關人口約800萬,產值一年約300億左右,對市場來說,館所仍不足夠,中國、韓國都在進行,臺灣的設計人才不輸國外,當然也不能落後,這一塊作為底蘊來發展,也可以變為一個產業,領先世界,再把產值提升。我認為政府在這裡要扮演提供引導及規劃的角色,提供場所、研發、規劃、知識、軟硬體設施等等,這樣才有機會領先全球。

完整訪談節目內容請至【Ziibook專訪】

您可能感興趣

守護竹竹苗醫療資源 - 新竹生醫園區醫學中心的催生者

「加入體改,臺灣一定更精彩」– 體育署長林德福專訪

司法改革?年金改革?各項改革的幕後推動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