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又吵架了,為什麼我總愛上難搞的人?

觀看人次:267人

February 02, 2018
關於這篇文章,你應該要知道
其實我們愛的人和對我們特別有吸引力的人都有一些非常實際的限制,而這些限制都與我們的孩童時期有關

理論上來說,我們可以自由選擇我們所愛的人。我們或許可以選擇其他人。我們並沒有被社會、媒婆、甚至是古時的地位階級給限制住。但事實上,我們選擇的自由其實比我們所想像的還要少。其實我們愛的人和對我們特別有吸引力的人都有一些非常實際的限制,這些限制都與我們的孩童時期有關。我們的成長時的心理變化讓我們非常簡單地去喜歡上特定性格的人。

我們對愛的偏好在兒時就已經養成了。我們尋找能重現我們兒時所感受到的愛的人。但問題是我們兒時所接收到的愛不可能是全由慷慨大方、溫柔體貼所組成的。在這個世界上,愛通常都含有特定且難受的部分:你可能會覺得自己不夠好;你的父母如果很容易受傷且常常憂鬱,那你很可能無法對另一半敞開心房,即使另一半非常樂意照顧你。這讓我們在尋找伴侶時,不會只去找對我們好的人,而會去找能帶給我們兒時相同感受的人。這看似很巧妙,卻與我們所想的不同。我們可能會錯失一些非常好的對象,只因為他們無法滿足我們對愛的複雜需求。我們可能會說某人「不性感」或是「無聊」,但事實上我們的意思是:這個人無法用「我需要的方式」折磨我來讓我感受到愛的存在。

我們常常建議朋友離開現在這個不合適的對象,去找一個更好的人。這理論上聽起來很誘人,但事實上卻不可能。我們不可能改變自己對哪些人感興趣、不感興趣。與其去改變我們喜歡哪種人,或許比較明智的做法是去調整我們在這些「因為兒時的環境而感興趣卻難相處」的對象前的言行舉止。

我們的問題常常是因為我們在面對困難時,都用兒時所學的處理方式去應對。舉例來說,或許我們有個很容易因為生氣就提高音量的父母,所以當我們的父母提高他們的音量時,我們往往會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而讓他們生氣。這使我們變得膽小卑微。現在,假如我們的伴侶 (我們奇妙地異常感興趣的伴侶) 同樣提高他們的音量時,我們的反應往往會像個被霸凌欺壓的孩子,我們會覺得這是我們的錯,所以這是我們應得的,我們的內心開始有了不愉快。或者我們對某個易怒的人特別感興趣,最終我們將因受不了,爆發後分開。或許我們有個玻璃心、較弱勢的父母,我們的伴侶往往會是個較懦弱且需要我們照顧的人。但我們也會對他們的軟弱感到疲憊,我們開始迴避這個問題,我們試著鼓勵並安慰他們 (就跟我們小時候做的一樣),但同時也認為這個人不是對的人。

我們或許無法改變我們對哪些人感興趣,但與其想辦法改變我們的直覺,我們可以做的是學著不要用兒時的應對方式處理難題,試著用大人成熟且有建設性的思維去處理問情侶間的不合。要將我們遇到的難題應對方式從兒時的方法轉換到更成熟的方法是很有機會的。

也可以說,我們找的另一半幾乎都會有一些會同時吸引我們,卻又會觸發我們兒時防衛機制的點。這件事並不是告訴我們要馬上跟意見不合的對象分手,而是去設法面對這些吸引我們卻又難搞的點,運用我們兒時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時所沒有的智慧與經驗去處理它。我們或許沒辦法找到一個成熟又十全十美的人,但我們可以用更成熟的方法去面對我們另一半不成熟的一面。

 

Source: The School of Life 本站僅提供譯文,版權皆為The School of Life所有

您可能感興趣

【十二星座週運勢】2/5-2/11星座週報!運勢最強:摩羯座!射手座投資出現危機?!

KOHLER KONNECT™為你帶來世界級最先進的衛浴體驗

送給「他」的五大精選 情人節禮物

鍵帽陀螺— 辦公室必備療癒小玩物!

研究顯示:已婚者都比單身者來的還要滿足